1. 首页
  2. 吸电子烟

吸一次电子烟会上瘾吗 97%的吸毒第一次被朋友“邀请”,上瘾3次

实习生陈雪薇

今年以来,娱乐圈频频传出吸毒被捕的消息,7位名人现身“瘾君子”。人们似乎变得麻木了,因为频率已经大大超出了人们的想象,“热情”的程度甚至可以用“加强”和“接踵而至”来形容。有人调侃吸一次电子烟会上瘾吗,这是为了上演吸毒版《监狱风云》的节奏!其实,让大众担心的是,这些名人吸毒已经给社会带来了严重的负面示范效应,极有可能“以偶像为榜样”的追星少年们也同样会学习,甚至误以为“吸毒无事”。为此,本报记者前往广东三水戒毒所全面了解毒品危害。

第 1 部分

我最怕吸上第一口

97% 的人都是第一次被朋友“邀请”

根据广东省戒毒所介绍,记者来到广东三水戒毒所。在这个 190 英亩的校园里,它已经为超过 20,000 名吸毒者提供了服务。康复中心三区副区长廖凌云告诉记者,目前院内有近400名吸毒人员。据了解,其中不少人在十七、十八岁的青少年时期就感染了毒品,基本都是同学朋友介绍的。

在戒毒所,记者见到了44岁的广州人阿玲。乍一看,她觉得自己比实际年龄老了很多,脸色微黄,皮肤上有斑点,头发稀疏。她告诉记者:“我入狱3年,在康复中心6年,9年没碰海洛因。”

现在阿玲和丈夫住在康复中心的一栋房子里。家里布置得井井有条,大堂挂着两人最近的婚纱照。这对夫妇早上7点到11点30分,下午2点到5点到康复中心工厂工作,组装灯或麻将桌。每个人一个月可以拿到2000多元的工资。有时阿玲也会和朋友出去喝茶,唱K,生活终于恢复正常。

马平还记得第一次吸毒。 “那年我19岁,刚出来打工。有一次,我朋友拉着一群人唱卡拉OK。大家玩得很开心。一个男人开始给大家分发香烟。当时,我没有不知道是毒品,就说抽完这烟啊,会很开心很high。后来才知道是海洛因(俗称白粉)。一开始我们年轻人以为吸毒是一种时尚电子烟代工,有钱又混的人才吸得到了,所以我的虚荣心来了,然后吸上去了,谁知道吸,我停不下来了。时间吸食白粉也很隐蔽,放在香烟里,先把烟草移出来,把白粉放进去,再把烟草放进去。不知道的人以为是抽烟。 吸上白粉,我整个人都变了。脱发,脸上疖子,闭经。你知道吸白粉的人的脸和身上的皮肤都是坑坑坑洼洼的吗?全靠手!因为吸毒后,皮肤很痒,涂起来会特别舒服用手,拉得越多越舒服,所以皮肤会溃烂,人也会变。”

据统计,我国97%以上的人都是第一次被朋友邀请吸毒。廖凌云说,朋友怎么会“邀请”你吸毒?它实际上是用于卖 毒品的!很多吸毒者会用各种方式引诱他接触到吸毒的人,比如“吸食很时尚,有钱人可以玩”、“偶尔玩可以完全释放压力”、“玩这个很爽电子烟微商,还能提高性能力、减肥”……受不了这些诱惑,就上当了。

另外还有一种情况,就是有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中毒了。廖凌云表示,许多新型毒品与茶叶、糖果、奶茶的包装相似,在娱乐场所很容易“中毒”。因此,在娱乐服务场所要提高警惕,特别注意你的饮料或食物是否有针孔和打开的迹象。当您离开座位时,最好有人看着饮料和食物。如果在吸毒时附近发现有人,请及时抽离开并报警。

第 2 部分

最怕被年轻人录用

多从止咳药等药物开始

近十年来,广东涉毒犯罪的娱乐服务场所,年轻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。 80后、90后正逐渐成为吸食新药的主力军,其中35岁以下的年轻人占75%,最小的只有8岁。这些年轻人是如何接触到毒品的?

一项针对华南中学生的流行病学调查发现,处方药和非处方药可能成为青少年吸毒的“主要药物”。在接受采访的学生中,有的为了在上网和备考的同时提神醒脑,滥用了一些止咳药(如联邦止咳药、裴老师的止咳药等),然后发展为滥用合成药物,如K粉和狂喜。调查还发现,家庭不和、学习成绩差、孤僻、交往不良、吸烟绳史、与同学关系差、住在校内和独居的学生更容易滥用这些药物。

阿强,36岁,从止咳解水瘾开始,最后一步步走向冰毒。 “当时我上中专,和初恋分手了,很伤心。一直听说联邦止咳露很神奇,可以忘记所有的不快。和一些年长的哥们一起出去玩的时候比他们大一两岁的我花了21块钱买了止汗水喝了半瓶,味道不甜不苦,15分钟左右,心跳突然加速,全身无力,但是那个人激动万分,说个不停,我已经迫不及待的说出我平时心里忐忑的话。这种感觉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,全身汗如洗桑拿。结果,第二天睡得昏昏沉沉,一直到下午才起床,日子一天天过去,半瓶一瓶已经不够用了,满足了我的需求,只要一天不喝,我开始腹泻,三个月后,我的手指开始颤抖,晚上我开始全身出汗。一开始,我很兴奋,喝了之后睡不着。无法入睡。结果,我靠了一段时间的安眠药才能入睡。”

渐渐地,阿强身边的朋友都对“联邦”着迷了,不喝酒也有点不适合加入这个团体。身边的朋友都是吸毒,其中一位专营卖K粉、摇头丸、冰毒。一次喝醉了,阿强吸得到了k粉。第一次,还会有第二次……阿强说:“当时很伤心,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,渐渐地与社会脱节,不想工作了。身边的好朋友也渐渐疏远了我们,家人基本上都变成了卖,我一无所有,再也回不去了。”

与鸦片、大麻、海洛因等传统毒品相比,K粉、摇头丸、甲基苯丙胺等合成毒品危害更大。因为合成毒品可以在短时间内给吸食者带来放松、愉悦和迷幻,而合成毒品往往与时尚、享乐、狂欢等联系在一起,对年轻人来说非常迷惑。并且具有欺骗性。在吸食的人群中,这些新型毒品,往往一个一个被带来,就像滚雪球一样。

第 3 部分

我最怕被抓到就摆脱不了

通常上瘾三遍

“据我们所知,吸食药一般在3次以上后就会出现上瘾的迹象,会出现主动找药、主动吸食药等强迫意识,就是他。我已经逐渐上瘾了,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这样。”廖凌云这样告诉记者。

在广东三水戒毒所,记者还遇到了曾经吸毒的康复者。大部分人在强制戒毒所呆了一段时间后出来,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去吸毒,自愿来到戒毒所,希望能忘掉毒瘾。

“第一口毒不好吃,像吸食海洛因,那种烟吸口鼻,味道挺苦的,让人头晕,连走路都很吃力,然后会飘。我很想吐,心里想什么,直到一小时后,整个人都会感到舒服和放松。如果有性生活,也可以变得很持久.” 38 岁的阿吉告诉记者说。

在第一次有了这种“奇怪”的体验后,阿贵忍不住有了第二次。其实,这种快感来自于药物刺激人生理上产生大量多巴胺,使人有一种持续的、病态的兴奋状态,但这个过程是“多巴胺耗竭释放”,最终会造成大量的多巴胺释放。被破坏的神经细胞数量。破坏,导致神经系统紊乱。

随着吸食的数量增加,这种快感会减少。虽然吸食者理智上知道你不应该吸食毒,但他已经上瘾了。如果你不吸食,人们会以各种可能的方式受苦。 “只要你不吸,你就会打哈欠,眼睛流泪吸电子烟,流鼻涕,身体虚弱,身体四分五裂,全身酸痛,像被蚂蚁咬一样,痛得无法忍受。”阿贵说着,此时想着。就吸上一口,这种痛就没有了。所以后来吸毒只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正常人,因为不吸食会很不舒服。

阿贵戒了6年,有时想离开康复中心,但他说:“有一天吸毒,终生解毒。”阿吉虽然已经放弃了肉体的毒,但心理上还是有感觉的。一辈子,毒品的魔力远比人的意志力强。甚至从强制再培训中心出来后,他还是忍不住去吸毒他们的,生怕他回吸;他也害怕出去以后找不到像样的工作。所以,未来他计划期待三水戒毒康复管理部主任。

真正的毒瘾很难戒掉。例如,海洛因几乎一辈子都戒不掉。个人以强烈的意志和控制力戒烟。但是,他不想,他只是极力控制自己。一开始,大多数吸毒用户被迫戒毒。他们被关闭,他们没有条件获得毒品,他们只是忍受。躯体戒断症状一周内可逐渐缓解,但心瘾难。就让他们走吧。可以回复吸。严格来说,目前还没有所谓的特效药,据说吃了药就上瘾了。

第 4 部分

父母最怕被发现

Child吸毒

浪费、增加支出、异常情绪行为

20 岁的小陈高中刚毕业就接触了海洛因。当时,为了买买毒品,坑蒙绑架了她,无所不用其极,害得全家人都苦不堪言,甚至为了得到几百块钱,骗了姐姐的同事,丢了姐姐的工作后来,家人找到了她吸毒。小陈多次被关押在强制康复中心吸毒。在那里呆了2年,他没有工作,出来的时候很空虚,于是吸又去了,却被关押在强制康复中心。一次又一次地进宫五次。

实际上,“如果您想让人们知道,您自己无法做到。”家长只要关心孩子的日常生活,很容易就能看出他是不是吸毒了。比如合成毒品(摇头丸、甲基苯丙胺等)服用后通常会出现幻觉、兴奋、抑郁等精神病症状,因此很容易从外观上发现孩子的“异常”行为。一般来说,大多数吸毒人都有以下行为——

(1)反应迟钝、抑郁或精神异常,伴有幻听、幻视、幻觉等。类似动作机械重复。

(2)显着消瘦和衰老。有牙齿磨损、瞳孔散大、腹泻、呕吐、恶心等症状。

(3)行为模式突然改变,心神不定,经常躲在房间或浴室,经常迟到或借口外出等。工作和休息时间变化,晚上不睡觉,不睡觉早上。

(4)显着的性格或情绪变化,喜怒无常,易怒,嫉妒,多疑。与家人疏远,关系不和谐。

(5)学术涣散,无故旷课,工作学习成绩变差。

(6)bad 交流增加,谈话中提到吸毒术语,如毒品,嘿吸一次电子烟会上瘾吗,溜冰,吸管,打K,冰枪,散冰等。

(7)Unknown下落的开销一天比一天增加,偷家里或工作的钱,经常向父母亲戚朋友借钱。

当父母发现自己的孩子有吸毒行为时,应该保持冷静。请注意吸食药会导致药物滥用、依赖甚至成瘾,并可能导致事故、法律问题和严重的健康问题。因此,首先要耐心了解孩子的吸毒状态,做好长期药物治疗的准备。张华、陈雪薇

END

文章来源:电子烟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jinkouhaishen.com/5384.html

联系我们

vx:188830909